三次金融改革下的温州一家人的“钱”途
时间:2018-06-26 来源:市金融办 字号:[ ]

  苍南县金乡镇,有着600多年历史的浙南古镇,至今仍然保留着发音独特的金乡方言,镇中的几条老街上,还可以见到清末民初时建造的老式四合院。

  不久前,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论坛上宣布要放开银行存款利率,我国将进一步加快利率市场化进程。这一信息不仅引发了全球金融界的讨论,更是勾起了这个偏远古朴小镇上不少老金乡人的回忆。

原金乡信用社主任陈加渠对利率浮动改革的日子记忆犹新。

  在1984年接任金乡信用社主任的陈加渠回忆,浮动利率改革,为农民提供了较为优惠的创业资金,为农村经济发展注入了生机。在他泛黄的笔记本里,记录着上世纪80年代初,金乡镇金星村历年产值的巨变:1980年342万元,82年840万元,84年1734.09万元。

  陈家的铝板厂向信用社贷款的额度不断攀升,经营产值也走出了陡峭的上升曲线。后来,陈家买地盖厂房,成立浙江度丰实业有限公司。陈宇也正式加入公司,跟父亲各占一半股份,开始专业印铁制罐,并且贷款买下了当时省内很稀缺的制铁机。

  1986年11月,被誉为全国首批“民间银行”东风城市信用社、鹿城城市信用社诞生。1987年9月21日,经央行批准,《温州市利率改革试行方案》实施,温州成为全国首个进行利率改革的试点城市。

2003年7月,9家民企入股温州市商业银行(现更名为温州银行),并成为该行大股东,开启我国民企大规模入股城商行之先河。

 2002年,温州又被央行批准为全国唯一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这次改革的目的是为了理顺农村金融机构发展路径,商业银行产品、服务创新成为改革重点,以便更加有效服务民营企业。

 当时,很多农村信用社的门口都条幅飘飘,“欢迎到XX信用社来存款,”“XX农信社在全国率先实行存款利率上浮30%”等等。条幅在告诉人们,这里是金融改革的“试验田”。

 作为温州金融改革的一项内容,在2002年瑞安、苍南全国试点的基础上,2003年2月温州农信社大面积铺开浮动利率改革。这一改革大大吸纳了民间资金进入正规金融渠道,推动了民营经济的新一轮发展,同时又打击了民间高利贷行为。

 本次金融改革主要涉及六大领域,包括创新国有商业银行经营机制、民资入股城市商业银行、加大对“三农”支持力度、推进存贷利率改革、加大对中小企业支持力度、推动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像推行小额贷款营销的“三包一挂钩”制度后,银行办理抵押贷款的时间从8个小时缩短为1个小时。

 各项改革方案一路推进,给温州经济注入了一股全新的活力。“不仅贷款的金额有倾斜,速度也快了很多。银行服务跟上后,企业也好发展。”陈宇欣喜地发现去银行贷款更方便了。在2006年,陈宇用3000万元将父亲的股权全部买下,改名为浙江兴丰文化用品有限公司,开始独自经营。   

企业“重生”
希望女儿接班

 2002年启动的金融改革,开启了温州金融业发展的“辉煌十年”,让温州成为与上海、深圳并列的全国金融生态最优城市。但进入2011年,金融风潮又来了。过度借贷在温州吹出一个巨大的信贷泡沫,以一场惨烈的民间借贷危机终结。

 陈光钿因为投资铁矿失败,欠下数千万元债务。因失去偿还能力,债务大部分交由陈宇负责。“父亲是一夜白头,我在刚开始的那几年因为太焦虑睡不着,全身长满了疹子。”

全国首部专门规范民间融资法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出台施行。

 陈宇注意到,这次金改对活跃的民间融资释放出“疏”的强烈信息,全国首部专门规范民间融资法规的《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出台。“如果在当时民间借贷就有登记制度和这么多的融资渠道,父辈可能就不会经历这样的失败。”

  风险处置被称为金改的“最难之战”。为了剪断担保链和投资链,政府启动企业帮扶。陈宇的兴丰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也成为帮扶对象。

 因为民间借贷的拖累,企业资金周转困难,员工从原本400人缩减到200人。

  “在今年年底应该就能还清了。”经过五年挣扎和努力,陈宇又看到了希望,紧皱的眉头终于慢慢打开。2012年以来,我市共协调帮助1800多家企业处置风险,全市不良贷款率也从高峰期的4.68%下降至1.7%,从中能感受到金改给温州带来的积极变化。 

  而陈家的故事也在继续。“女儿明年就大学毕业了,按照计划她将接班。”陈宇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陈家姓名和公司皆为化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