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12元地震险卖不过一根12元雪糕
时间:2017-08-21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肖扬 字号:[ ]

关煜柔 东方IC

  188.75亿元:自2016年7月1日地震保险产品正式全面销售以来,承保标的19.80万个,保费收入503.09万元,保险金额188.75亿元,地震险的覆盖面亟待拓宽。

  9900万元:2014年至2016年宁波市公共巨灾保险累计保费收入9900万元共启动“灿鸿”、“莫兰蒂”台风等4次大面积理赔工作累计向16余万户次受灾居民支付救助款近9500万元共保体累计亏损2892万元

  2200万元:截至今年8月30日,第13号台风“天鸽”和第14号台风“帕卡”致广东省保险业报损金额34.9亿元触发广东的阳江、云浮两个巨灾保险试点地市的台风巨灾赔付赔付金额分别为1200万元和1000万元

  中国幅员辽阔,也是全球自然巨灾发生率较高的大国。今年入夏以来,全国多地连续发生的地震、暴雨洪涝、台风等特大灾害,导致上万的家庭流离失所和生命财产损失。

  在重大灾害发生后,保险业集体发声:启动应急预案、开辟绿色通道、简化理赔流程、主动排查客户、第一时间派出专业救援队和直升机救援……充分体现了保险价值,坚定履行“保险姓保”的初衷。

  然而记者也发现,在四川九寨沟地震发生后,当寿险、财产险、车险等进入理赔程序中,由于承保覆盖率有限,地震保险并没有实际的保险赔付发生。地震巨灾险的“缺位”引来更多人的关注,须重新审视巨灾保险在大灾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巨灾保险难挡巨灾

  巨灾风险是指突发的,且带来巨大损失的严重灾害或灾难,它包括地震、洪水、台风等自然巨灾和大火、爆炸、恐怖事件、环境污染等人为巨灾。

  虽然我国地震、洪水等自然灾害频发,但多年来巨灾保险的推进却略显缓慢。2013年底,深圳市通过《深圳市巨灾保险方案》,拉开了我国巨灾保险制度建设的序幕。2014年,保险“新国十条”中提出要建立巨灾保险制度,加快了巨灾保险试点的步伐。2016年5月12日,保监会、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建立城乡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制度实施方案》,并于7月1日正式全面销售产品,45家财产保险公司发起成立居民城乡住宅地震巨灾保险共同体,标志着我国城乡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制度正式落地。截至2017年6月30日,保交所地震巨灾平台共承保55086单,覆盖154.11万户,实现风险交易额672.29亿元。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地震巨灾平台所出的保单中,政府主导的河北张家口试点户数占平台整体户数的86.9%,可见个人消费者参与度并不高。据业内人士介绍,参与个人投保的用户更多的是来自云南、山西、山东、安徽、广东等地震多发或沿海地区。尤其是各家保险公司在一些地震等大灾后采取应急预案并开始理赔时,已经展开试点的地震巨灾险却不能施展拳脚,不免让人感到遗憾。从此次四川九寨沟地震后的“失声”也可看到,我国起步不久的巨灾险渗透率还远远不够。

  调查中还发现,目前巨灾保险产品单一,且多由政府发起或主导进行,并存在“保费不低保额不高”的尴尬现状。比如广东省首创的“巨灾指数保险”,因险企积极性不高、百姓风险意识不够、依赖政府心理较重等,使得我国巨灾保险的推广仍待进一步发力。

  地震险缘何严重缺位

  “一年12元最低赔付2万元的住宅地震保险却鲜有人问津?”

  记者从某险企官网的“城乡居民住宅地震巨灾保险”条款中看到,保险标的为住宅及室内附属设施,并对地震与之引起的海啸、地陷、泥石流等灾害引起的标的损失进行赔付。该产品价格一年12元,对不同的房屋结构进行了保额限制,比如城镇住宅最低保险金额为5万元,农村住宅最低保险金额则为2万元。而钢结构及钢混、混合结构金额上限为100万元,砖木结构保险金额上限为10万元。

  “这款产品是政府主导开发,个人投保,由共保体的各家险企按照参与比例来赔付。我们的比例是1%。”尽管只有12元,仅是一根雪糕的价格,但是,如此低廉的报价竟然得不到市场的认同。上述险企人士介绍,从2015年推出至今,虽然北上广深的消费者稍有投保意愿,但整体上销量并不如预期。

  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巨灾保险显然是个陌生名词,而在家庭财产保险渗透率不高的情况下,寄希望于消费者自愿购买巨灾保险显然并不现实。而以往中央财政负担绝大部分灾难救助和重建资金支出的情况下,也让地方财政出资购买巨灾保险产品的动力明显不足。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朱俊生看来,这与地震巨灾险自身的供需特点不无关系。“从需求角度来讲,巨灾保险所保障的都是小概率事件,特别是地震风险,公众比较漠视,如果保费高的话,公众买的积极性并不高。在供给端来讲,巨灾风险要么不发生,要么涉及范围非常广,面对这种局限性,保险公司一般采取两种做法,一种是提高费率,但是消费者并不愿意接受;另外一种情况则是倾向于不提供这类巨灾风险的保险,所以目前很多家财险公司并不保障地震所带来的风险的,如果有也是以附加险的形式。”

  面对巨灾保险推广实践中的难题,有财险高管表示,巨灾保险制度需要一个重要的依托,就是需要建立全国性的中央巨灾基金,以起到统筹、协调、兜底的作用,这样一个平台也可以指导各地巨灾保险制度的建设。“中央巨灾基金迟迟难以推进,有些省份开展的巨灾保险制度试点,为我国巨灾保险制度建设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但简单的由省市自己做巨灾保险制度,特别是欠发达地区来做,并不是太好的办法。从目前各个省市试点中可见,无论是从单户的赔付标准,还是从总的赔偿限额,承保率都并不高,还有提高的空间。以此次四川省地震为例,按照其制度规定,省财政和地市财政各出一部分,有部分地市财政自愿参与的大原则,然而阿坝州并没有在试点范围内,一旦出现灾难确实比较麻烦”。上述高管称。

  专门补偿机制更重要

  数据显示,我国2008年发生汶川地震时的保险理赔金额仅占经济损失的0.2%;2013年四川雅安地震,保险理赔比例同样不足1%。今年6月底,四川茂县发生高位山体垮塌灾害事件,保险业的赔付仍尚未涉及巨灾保险。但在国际上,巨灾保险赔款已占经济损失的30%~40%。

  如此看来,单纯的商业保险难以应对巨灾损失,而针对巨灾的专门补偿机制显得尤为重要。

  国务院应急管理专家组组长、国家减灾委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保监会重大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闪淳昌对此表示,尽管我国保险业在近些年参与公共管理的实践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灾害救助手段比较单一,金融保险在减灾救灾工作中的作用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这需要我们充分研究用市场经济的办法予以解决。

  在参加云南巨灾保险的试点工作、并到广东和深圳等地做了实地调研后,闪淳昌认为,现在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一是尽快设立全国巨灾保险基金。巨灾保险属于公共或者准公共产品范畴,这种产品的供给需要公共资源的配备以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参与。二是通过税收减免等手段,调动保险公司参与巨灾保险的积极性。三是抓紧实施国内巨灾数据库的建设和巨灾风险模型的开发。四是发挥巨灾保险的服务优势,我国全国保险业750多万职工,应该引导保险公司将保险的工作重心向减轻灾害风险转移。他同时强调,“要利用保险机制强化全民的风险意识和防灾减灾意识。在巨灾保险制度的建设上,应该站位高,视野广,作风实,干劲足,最后做到效果好。”

  近两年来,我国一些多地震灾害地区相继开展巨灾保险试点。据保监会透露,自2016年7月1日地震保险产品正式全面销售以来,承保标的19.80万个,保费收入503.09万元,保险金额188.75亿元。

  自2016年下半年,广东巨灾指数保险在湛江、韶关、梅州、汕尾、茂名、汕头、河源、云浮、清远、阳江10个试点地市全面落地,产品保障范围涵盖了台风、强降雨、地震三类重大自然灾害。截至目前,已累计向省内9个地市支付赔款6527.6万元。去年在海马台风中承保机构在一天内立即赔付,是全国巨灾保险赔付最快的一笔。近日,重庆市出台开展巨灾保险的实施意见。按照规划,到2019年,巨灾保险将覆盖全市所有区县,并形成具有重庆特点的巨灾保险制度框架。

  9月5日,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在召开外资保险公司座谈会时表示,鼓励外资保险公司以更积极的姿态参与中国保险市场发展,鼓励外资保险公司进入健康、养老、巨灾保险等专业业务领域,参与保险业经营的新模式,支持其参与国家和保险业的各项改革,促进其健康快速发展。目前,瑞士再保险已经组织了专家团队对中国主要地区各类自然灾害分布、灾害频度和强度、关联历史损失事件、当前涉灾保险的渗透率等因素进行了系统化的分析和研究。例如,瑞士再保险作为独家再保人,协助广东省财政厅在十个试点地市启动了“广东省财政风险巨灾指数保险”项目。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