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一体”试验田, 温州的十年耕耘
时间:2017-06-22 来源:温州日报 作者:沙默 字号:[ ]

永嘉县友谊农业机械专业合作社的农民在为该合作社的1100亩早稻做育秧准备工作。 赵用 叶圣义 摄

在文成县百丈漈新庄湖淡水养殖专业合作社种植基地内,一垄垄木耳好似五线谱分布在田间,忙碌的农民宛如一个个跳跃的音符,正在谱写丰收的乐章。 苏巧将 刘进希 摄

文成县畲家乐农业专业合作社种植了110亩向日葵,成为许多市民赏花的好去处。 雷忠义 摄

在龙湾区瑶溪街道杨梅专业合作社,工作人员在制作冻干杨梅制品。 苏巧将 日聪 王策 摄

今年初,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简称2017年中央1号文件)发布,在这份1号文件中,首次明确提出积极发展生产、供销、信用“三位一体”的综合合作。此时,距离2006年1月8日的浙江省农村工作会议上,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第一次提出“积极探索建立农民专业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三位一体’的农村新型合作体系,努力服务于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宏伟构想,已过去整整十周年。

刚刚闭幕的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提出,要加强农业经营模式创新,积极培育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农业龙头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大力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健全“三位一体”农民合作经济组织体系。

十年前,全国首家集农村金融、农产品生产和流通为一体的综合性农村合作组织——瑞安农村合作协会正式成立,宣告这场关于破解诸多“三农”问题,建立农村新型合作体系的“三位一体”改革试验在温州率先拉开帷幕。

十年之期,如白驹过隙,但温州对构建“三位一体”农民合作体系的改革“初心”却始终未变。谁来种?怎么种?怎么销?资金哪里来?这是农业发展中所遇到的共性问题,而温州在“三位一体”探索实践中,通过坚持“户转场、场入社、社联合”的方式以及农业经营体制、农村产权制度改革解决“谁来种”的问题;建设农业综合服务中心,或者将各类为农服务资源聚合到农合联平台上,帮助农户解决“怎么种”;借温州“金改试验区”的东风,积极发展农村合作金融,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最迫切需要的资金和金融服务;打造农产品区域公共品牌,或者建立按交易额返利的机制,拓开农户的销售渠道和盈利模式。

总之,一场事关“三农”发展的变革,改变的不仅仅是温州、浙江这个区域,更在影响着中国“三农”的未来方向。

谁来种——“抱团”合作成为现代化农民

乐清市金穗水稻专业合作社联合社成立于2014年9月,是温州市示范性“三位一体”合作组织。截至目前,这家联合社涉及种粮大户150多家,2016年的经销额1250万元,经营利润125万元。

金穗水稻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不断扩大、发展的过程,也是我市不断审视传统个体农户以及农业组织的局限性,引导培育规模更大、实力更强的新型农业合作组织的过程。其中,人集合形成组织,地集中形成规模,使我市农业生产体系逐步走向现代化。

农民合作社是“三位一体”农村新型合作体系中最基础的单位,通过成立合作社,让个体农户的力量凝聚成一股绳,互惠互利,共同富裕。随着家庭农场、专业大户的规模化、市场化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市引导合作经济组织多种形式联合发展,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比如组建合作社联合社,2011年以来,我市又将农民合作经济组织、为农服务组织(企业)联合起来,组建层次更高的农民合作经济组织联合会(简称“农合联”)。随着农业经营主体以及各类生产、服务要素的不断聚合,逐渐发挥出1+1大于2的协同聚合效应。据统计,农民合作社从2006年的591家发展为1.2万家,合作社联合社从无到有,发展为70家。具有“三位一体”服务功能的示范性农民合作组织179家。其中,培育国家、省、市级示范社分别为46家、109家和280家,居全省首位。

农民合作化不断提升的同时,温州作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同步积极探索农村土地流转,推进农业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截至2016年底,全市农村土地流转面积达131.08万亩,266个村社实现整村流转。

怎么种——服务融合为农户“保驾护航”

以农业中最常见的种植业为例,从种植到收获的过程延伸出多方面的服务需求,种植前需要购买化肥、种子、农药等农资,种植中需要育苗、施肥、防虫等技术支持,收获后需要找到销路,获得收益。伴随农业发展成长起来的专业大户、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对农业社会化服务不断提出新要求,也促使我市在农合联平台上,着力拓展服务领域、强化服务功能、健全服务体系,努力将农合联打造成为农民生产生活的综合服务平台。

泰顺县丰润农业专业合作社联合社成立于2014年,目前拥有23家农民专业合作社107名成员为股份成员单位。为了保护社员农民利益,既能增产又能增收,联合社提供统一的农资供应服务,统一组织采购、供应,降低农户成本;提供统一指导服务,组织技术培训,或由示范果农“现身说法”。此外,联合社还以自身资产为基础,开展资金调剂担保,实现信贷合作。

近年来,温州通过联动推进供销社改革与农业经营体制、农村产权制度等多项改革措施,促进农合联集聚会员自有功能、承接部门职能转移、融入供销系统服务、嫁接金融机构服务、吸纳企业发展服务,将各类为农服务资源聚合。一方面,温州健全以有条件农民合作社、专业合作社联合社等为载体的专业性服务体系,另一方面,大力构建以农合联为载体面向所有产业的综合化公用性服务体系,最终形成经纬交错、由纬到经的特色产业服务体系。

资金哪里来——为农村金融改革提供“温州样本”

近日,全国首家财险农保社——瑞安市兴民农村保险互助社与瑞安农商银行合作,为其互助社社员发放了第一笔保证保险贷款。马屿农业种植户张朝光通过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不需要任何抵押物和担保人就收到了5万元贷款。

农村保险互助社,是我市在农村金融改革领域的探索之一,既实现温州保险法人机构零的突破,也将为全国互助保险组织试点探路,提供“温州样本”。

金融服务是现代农业发展中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合作社、涉农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最迫切需要的服务。温州借助“金改试验区”的东风,以“顶层设计和基层创新,市场决定和政府引导,农民自主和外部监督,多类型发展和多功能协同”四个结合,通过培育农村金融合作组织、挖掘民间资本、创新农村金融服务、完善监管体系来构建起多层次、广覆盖、资本充足、运行稳健、服务便捷的农村金融服务体系。

不同功能的农村金融互助组织相继在我市各地建立,包括农村资金互助社、农村资金互助会、扶贫资金互助会、融资担保体、信用部等。2012年以来,我市先后出台农村资金互助会管理办法、监管办法、示范章程等11个文件,组建资金互助会56家,吸纳会员3.2万户,筹资总额5亿余元,累计借款23亿元。同时,我市还发挥农信机构这一农合联重要会员的独特作用,对首批4000余家会员合作社实行整体授信、信用贷款,目前9家县级农合联农信担保公司已累计为会员提供34.3亿元贷款担保服务。

怎么销——让农户对市场经济有“发言权”

“马站四季柚”“蒲城葡萄”“桥墩杏鲍菇”……这些产自苍南的优质农产品,现在有了一个共同的品牌——“苍农一品”。今年初,苍南尚农无公害农产品直销中心暨苍南县标牌标识食用农产品营销专区正式营业。由多家专业合作社发起组建的苍南县尚农专业合作社联合社作为承建主体,同时启动网上直销平台,并与“苍农一品”——苍南县打造的农业统一品牌合作经营。对该合作联合社的社员农户来说,今后面对市场,再也不是单打独斗,而拥有了更多“话语权”。

同时,通过推进供销社改革融入农合联平台,让“老供销”重新焕发出生机。由瓯海区供销社、农商银行为主合股组建的农合联“老供销”超市,已建立105家便利店,为城乡居民提供日用品、农产品销售服务和几十项公共服务、家政服务。目前,全市通过供销系统融入实施的“新网工程”,改造提升城乡商贸体系,建成瑞安农贸城、苍南浙闽副食品批发市场等农副产品批发市场5个,农村经营服务综合体108家,展示(展销)中心11个;发展连锁企业39家,配送中心29个,连锁门店2195个,乡、村经营服务网络乡镇覆盖率达100%、行政村覆盖率80%以上。年购进农副产品41.9亿元,农产品销售额51.7亿元,实现农产品市场交易额100亿元。

此外,瑞安农合联的“瑞安农产”实体店、瓯海农合联的“老供销”超市公司,还在探索建立按交易额返利的机制,打造生产者、流通者、消费者的利益共同体。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